阴谋家王夫人如何架空贾母的权力
2015-05-12 23:06:25
  • 0
  • 2
  • 4

阴谋家王夫人如何架空贾母的权力

 

文/心灵朝阳

 

贾母,大观园,王夫人,红楼梦


  王夫人是贾 王夫人是贾府中的阴谋家,可以说是权倾荣国府。表面上看起来王夫人身居贾母之下,其实不甘示弱的她,早已在内心深处与婆母势不两力。王夫人外表随和,以念佛诵经为每日的功课,但是内心深处委实得城府不小,王夫人绝不是简单的王夫人。王夫人比王熙凤厉害不知多少倍,她不仅机关算尽,而且枉费了贾府多少无辜的生命。王夫人野心不小,祸心也不一般。

  为了巩固自己在贾府中的势力,王夫人不惜拉拢亲信——让娘家内侄女王熙凤做自己的侄媳妇,又预谋迎娶自己的外甥女——薛宝钗做自己的儿媳妇。与其说贾府是贾家的天下,不如说是王夫人的名利场。王夫人除了出身显贵以外,肚子也十分争气,先生了儿子贾珠,又生了二儿子贾宝玉。在那个母以子贵的时代,王夫人已经领先刑夫人、尤氏不止多少倍了。但她仍然不能满足,继续扩张野心,还杜撰出所谓衔玉而涎的谎言,迷惑贾府众人,并竭力撮合所谓的“金玉良缘。”

  如此集显贵、荣华为一身的王夫人,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苦苦折腾呢?按说她的权力优势已是贾家氏族当中无人可及的了。王夫人从来都没有将赵姨娘、刑夫人等人看成自己的对手,而是将贾母——这位善良、慈祥的婆母当成了阻碍自己在贾家呼风唤雨的绊脚石。贾母爱孙及母,给了王夫人别人不可企及的地位和权力。相对于刑夫人,王夫人处处得利,步步受宠。吃的住的穿的,样样都让刑夫人汗颜。

  王夫人占尽了贾府的风光,但是仍然不甘寄身于贾母之下。只借助一个小小绣春囊事件,就化解了刑夫人的挑战,还借机扩大起势力范围——收服了王熙凤,利用了王善保家里,搅得整个贾府上下翻江倒海。闹得探春大嚷:“唯恐外面的杀不死,先从里面杀起来……”试想,贾府聪明志大的探春尚且无奈,更何况他人乎!可见,王夫人的手段是何其厉害也!府中的阴谋家,可以说是权倾荣国府。表面上看起来王夫人身居贾母之下,其实不甘示弱的她,早已在内心深处与婆母势不两力。王夫人外表随和,以念佛诵经为每日的功课,但是内心深处委实得城府不小,王夫人绝不是简单的王夫人。王夫人比王熙凤厉害不知多少倍,她不仅机关算尽,而且枉费了贾府多少无辜的生命。王夫人野心不小,祸心也不一般。

  为了巩固自己在贾府中的势力,王夫人不惜拉拢亲信——让娘家内侄女王熙凤做自己的侄媳妇,又预谋迎娶自己的外甥女——薛宝钗做自己的儿媳妇。与其说贾府是贾家的天下,不如说是王夫人的名利场。王夫人除了出身显贵以外,肚子也十分争气,先生了儿子贾珠,又生了二儿子贾宝玉。在那个母以子贵的时代,王夫人已经领先刑夫人、尤氏不止多少倍了。但她仍然不能满足,继续扩张野心,还杜撰出所谓衔玉而涎的谎言,迷惑贾府众人,并竭力撮合所谓的“金玉良缘。”

  如此集显贵、荣华为一身的王夫人,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苦苦折腾呢?按说她的权力优势已是贾家氏族当中无人可及的了。王夫人从来都没有将赵姨娘、刑夫人等人看成自己的对手,而是将贾母——这位善良、慈祥的婆母当成了阻碍自己在贾家呼风唤雨的绊脚石。贾母爱孙及母,给了王夫人别人不可企及的地位和权力。相对于刑夫人,王夫人处处得利,步步受宠。吃的住的穿的,样样都让刑夫人汗颜。

  王夫人占尽了贾府的风光,但是仍然不甘寄身于贾母之下。只借助一个小小绣春囊事件,就化解了刑夫人的挑战,还借机扩大起势力范围——收服了王熙凤,利用了王善保家里,搅得整个贾府上下翻江倒海。闹得探春大嚷:“唯恐外面的杀不死,先从里面杀起来……”试想,贾府聪明志大的探春尚且无奈,更何况他人乎!可见,王夫人的手段是何其厉害也!

  王夫人在《红楼梦》中一发怒,便会冒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故事。只因金钏与贾宝玉之间的几句暧昧,便可以闹出桩人命案来。王夫人简直是贾家的一位尊神,她的喜怒哀乐始终牵连着家族成员们的命运。王夫人笑了,袭人受宠;王夫人怒了,晴雯病死;王夫人先在贾府撒网,而后在贾府收网。连聪明无比狠毒无比的王熙凤,都变成了她手下的一颗棋子。王夫人架空贾母的确是费了一番心思,可以说是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王夫人驾空贾母基本上使用了以下手段。

  1、先礼后兵。表面的随和对王夫人来说,只是一种应筹,内心里她是决不答应,当然她也不敢对贾母动手脚,但却敢于在贾家众人面前施淫威。王夫人凭借自己娘家优势以及母以子贵的地位,在贾母面前不露声色,暗地里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  2、装神弄鬼,欺上瞒下。利用贾母及贾府众人迷信的特点,大造衔玉而涎及金玉良缘的舆论,以至迷惑众人,为自己在贾家取得得天独厚的地位奠定了基础。

  3、暗施离间计,使袭人与晴雯争斗起来,然后将二人逐一赶出贾府,立自己所信任的人做宝玉的未来侍妾。表面看起来,袭人在王夫人面前得到了无限恩宠,成为默认的宝二爷的通房大丫头。王夫人甚至还私自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袭人增加工资,甚至在袭人母亲逝世时,破例上了重礼。乍看王夫人对袭人伸出了橄榄枝,实际上不然。王夫人之所以这样做,一方面向贾母示威,另一面方面向晴雯施加压力。经过这样一喜一厌的安排,无形之中打击了晴雯,而后将晴雯被赶出贾府。之后王夫人只单单收拾袭人就可以了。要知道,袭人和晴雯都是贾母的人,她王夫人怎么容得下呢?自然,袭人被赶出贾府也是早晚的事了。

  4、收伏王熙凤。王夫人深知凤姐的手段厉害,只是她表面是上只装糊涂。当绣春囊的把柄握在手中时,她立即亮出自己的棋子。按说鸳鸯在假山前撞见过司琪偷情,绣春囊又在假山前捡到,而且司琪表哥在信里也提到附上香袋两个……这事与司琪相关,而与他人无关。然而绣春囊这东西一出现,却吓得凤姐百口莫辩。一会说是别的房里媳妇的、丫环的、小姐的……实际上的贾家堕落的私人生活中,绣春囊这东西其实是很普遍的。谁也不能说,王熙凤与贾琏手里没有绣春囊,而凤姐会不会也丢过绣春囊?或者说,即使没有丢,这个隐私,是不是也害怕被人发现呢?何况凤姐跟贾蓉、贾珍、贾蔷也说不清楚呢!正是这一招,王熙凤被王夫人狠狠地套牢。

  5、抄检大观园,震慑众人。王夫人下令抄检大观园,众人敢怒不敢言。探春在正月十五晚上陪贾母赏月,只静静地呆坐在那儿,却终究没有机会向贾母汇报,可见王夫人一手遮天,已经是势不可挡,贾家已经完全置于她的掌控之下,而贾母的权利,已经在悄无声息的明急暗斗中被驾空。

当凤姐被王夫人制服之后,以后的事情勿庸讳言。王夫人的命令,便是王熙凤的圣旨。凡是王夫人的安排,王熙凤必然服从。凡是贾母阻止的事情,王熙凤都能够从中周旋化解。宝黛身边没有了信使,沟通交流也成了问题。贾家的一切大权掌握在王夫人的手中,贾母的权力则成了空架子,自然王夫人成就“金玉良缘”的梦想,也水到渠成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