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爱玲小说曾受到鸳鸯蝴蝶派名家青睐
2013-11-18 09:30: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

文◎心灵朝阳




妈妈依然跟小姑居在一起,爱玲回到她们的身边。也许妈妈觉得爱玲已是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,便教她学做家务。可是爱玲居然学不会织毛衣,甚至不会削苹果。妈妈费了好大的劲才教会她学会缝补,可爱玲的笨拙仍然让妈妈感觉吃惊。尽管如此,爱玲还是为她去英国留学的梦想而努力着。妈妈特意为她请了一位犹太裔的英国老师,报酬是每小时5元。爱玲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,在许多国家的考生中脱颖而出,获得了伦敦大学入学考试的的远东地区第一名。然而,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爱玲的愿望终于未能成行,只得转去香港大学就读。

1939年的夏天,爱玲来到香港。这时,中国大地上正赶上战火遍燃,八年抗日,战争正打得异常激烈。七七事变之后,茅盾、萧红、于伶、夏衍、郭沫若等大批作家抵港。香港文学空间繁荣,香港因此成为抗战时期文学中心。爱玲在校园的象牙塔里,还在过着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生活。在这儿,她认识了好友炎樱。炎樱是个聪明而灵动的女孩,常常在人们极不经意的时候,发出雷人之语。

“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,回来寻找它自己。”炎樱的日常语言充满诗意,想象奇瑰,倍受张爱玲的欣赏。在香港,爱玲停止了中文写作,开始练习用英文写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的散文名篇《天才梦》在《西风》杂志获奖,得到500元的奖金,从而节省了一大笔生活费。1942年,爱玲与炎樱坐上回上海的轮船,与香港告别。路过浅水湾的时候,爱玲不知道,就在这时,这儿竟然永远长眠了一位天才女作家萧红。

爱玲回到上海后,恰巧母亲又出国了!父亲的家当然是永远都不能回去了。爱玲住进赫德路的爱丁顿公寓,这儿是姑姑租住的地方。好友炎樱进了上海的英国学校任教,后来还进了圣约翰大学学习。爱玲也参加了圣约翰大学的考试,结果因国文不及格而落选。读过诗塾的爱玲有些不信,象她这样以国文见长的女学生,怎么会国文不及格呢?当然这时的爱玲又出现了经济压力,母亲不能支助她学费,仅靠姑姑的收入显然也是入不敷出了。无奈之下,爱玲开始辍学,走上了以卖文为生的道路。

爱玲最初投稿面向英文月刊《二十世纪》,不久,一篇长达8页的《中国人的生活和时装》,刊登在该杂志上,紧接着,爱玲在一年间就在该报刊发表文章达9篇之多,其中包括6篇影评。英文写作成功,爱玲的自信心大增,从此,一颗新星开始初绽在上海文坛之上。

1943年,正当春寒料峭的日子,迎春花开得正浓。上海租界一间古色古香的公寓里,一位中年男人正忙着整理书稿。他的女儿忽然推门进来说:“爸,有人找你。”

原来这位中年男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,当年被人们称作“哀情巨子”的周瘦鹃先生。周先生抬起头,便赶忙走下楼去。

前来拜访的,正是张爱玲。这天,她穿了一件鹅黄缎的半臂旗袍。爱玲大大方方地朝周先生一鞠躬,周先生示意她坐下来。一老一少便闲聊起来。爱玲谈起自己的写作经历,尤其关于他的散文《天才梦》等等。然后,又拿出她新写的两部小说,《沉香屑》——《第一炉香》、《第二炉香》交给周先生。周先生感觉爱玲的作品很别致,并不住地说好。爱玲走后,周先生便拿过爱玲的作品细细研读起来。

时值上海的春夜,空气中飘来紫罗兰的沁香。周先一边读爱玲的小说,一边忍不住击节赞叹!这时,恰巧周先生办的《紫罗兰》杂志正欲复刊,爱玲的佳作如同天空飘来的一阵及时雨,让周先生不由地有一种“天降奇才”的感觉。周先生十分兴奋,对《紫罗兰》复刊的成功充满了信心。

一周后,爱玲前来拜访,周先生征求了爱玲的意见,便将爱玲的小说刊登在《紫罗兰》上。果然不出周先生所料,爱玲小说一经发表之后,立即受到读者的青睐。《沉香屑》的两炉香果然魅力无穷,作家柯灵立即被爱玲的作品吸引住了!柯灵是当时上海一位资深编辑,先后编辑过《文汇报》副刊、《万象》杂志等。柯灵想,要是自己能跟这位女作家约稿就好了!正当柯灵寻思不知如何联系爱玲之际,恰巧爱玲找上门来了!

这真是太好了!柯灵十分激动!此后,张爱玲果然给《万象》杂志写了不少小说,其中包括《琉璃瓦》、《连环套》等。爱玲的作品得到当时文学家们的高度评价,文学评论家傅雷对爱玲笔下的文学艺术技巧进行了高度评价。此后,爱玲的创作真是一发不可收拾。《倾城之恋》、《金锁记》、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、《封锁》、《茉莉香片》等等一列作品开始面世。

爱玲崛起于那个灰色的年代,在战火欲焚的抗战时代一度走红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