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道德经》打开众妙之门说的是什么?
2013-11-15 10:34:57
  • 0
  • 2
  • 60



文·心灵朝阳

       

北外女生创立阴道宣言,乍看标新立异,打开了性解放的最后一道束缚。想想人类在对待“性”的问题方面,几千年来一直就是束缚着,需要着,封闭着,打开着,保守着,向往着。事实上,性的问题本不该敏感,也不该神秘,然而,它仍然在人类精神文明的传播过程中,堕入重重迷雾之中。佛家将“性”当做一种欲念,甚至于提倡灭欲,禁欲,忘欲,失欲。和尚说:“不近女色。”倘若是尼姑,大概就不能“近男色”了。孔子一边叫嚣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一边亲自实践着背后的花边故事。事实证明,阴阳不交,万物自然不能衍生,世界当处于灭绝的状态。我想,佛家以普世、救世为念,其灭绝欲念的宗旨,是不合乎人间大道的。无论佛家还是儒家,有些言论和思想,未免偏于极端,因此,笔者对其摇头,但是笔者对当代性解放者所提出的“滥淫说”也坚决否定。笔者对《道德经》十分青睐,因为只有坚守道德,才能寻找到人间正道。

《道德经》是老子留给后人的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,虽然洋洋酒酒仅有五千言,但却极其高深玄妙,值得后人学习和探究。《道德经》第一章就提到万物化育的问题:“道,常道,非常道;名,可名,非常名。无,名天地之始;有,名万物之母……”道,每天都在我们的身边,其实是十分平常的,但它又是不同寻常的东西,也正是我们需要深思的。而道的很多事物,都被人类命名了,当然就是常名了。然而,这些常名并不能囊括事物的含义,而是需要用心体会,重新认知。天地之间的一切物质及生命本来是“无”,而“无”这个名字是用来定义天地之始的。“有”,那是因为有了万物之母。老子讲了一番万物从“无”到“有”的道理,甚至还指出:世间一切定义的名字,不过只是一些语言、文字的符号而己,它们并不能代表事物本身的全部含义。

有了万物之母,那么就要剖析万物从“无”到“有”的源头。根据《道德经》中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说法,道就是老子朴素的宇宙观,也是万物出生的本源。所以老子又曰:“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徼。”道是自然的母体,那么母体所诞生的事物,就要有一个万物之门。所以老子说“观其妙”。而这种“妙”又是平常的东西,一直存在于宇宙中的。当然还有一种平常的东西,那就是世间的阴阳之交。“徼”是通假字,同“交”。从观其“妙”到观其“徼”,不能不说是在看大道的一种衍生方式。有“妙”而后有“徼”,因此“妙”就是“徼”的门。于是老子又说:“此两者,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。”“妙”和“徼”其实是相同的事物,二者都是来自于大道的自然变化。“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老子用最后一句一锤定音:天地无论怎么样变化,结果都来自于“众妙之门。”

老子在《道德经》第一章就剖析万物之“道”,甚至提到了“众妙之门。”我们可以从人类的生存繁衍中找到这些被命“名”的事物,勿庸讳言,“妙”和“徼”都是人类繁衍的生殖系统。有专家讲解《道德经》提到少女为“妙”,“妙”就是生命之门。少女的生命之门自然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女性生殖系统。少女之妙与“徼”交合,便化身成了母亲。母亲需要被尊重和歌颂的,没有母亲,人类自然就会失去繁衍的“众妙之门”。男女之交是自然赋予人类的生理功能,欲望就象吃饭喝水一样平常。而人们就要以平常心待平常事,既不可用它侮蔑什么,也不必拿它当做一种亵渎。《道德经》开言就用委婉的语言,娓娓道出人类繁衍之道,同时也在告诫人类,不要过于执隅于一种欲念,也不必象对待灰尘那样,将“性”这个东西当做肮脏和不洁。

既然平常,那么我们就不必过于强调什么。正是因为过于强调,于是后来人将“性”变成了一种猥亵,甚至变成了一种侮辱和谩骂的形式。不能不说,在几千年来的人类文明进程中,人类聪明的智商,其实已经将最美好的“妙”视作最下流的东西,甚至成为孔子他老人家提倡的“男尊女卑”之道。有人说,老子是孔子的老师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老子怎么收了这样一个曲解他意愿的徒弟呢?孔子在《易传》中,将《易经》解释为“天高地卑”,此后便有人间流传的“男为天女为地”的说法。笔者冥思不得其解:天虽然高,但它无穷大,不仅头上有天,地下还有天,怎么说天高地卑呢?既然天高,地就是被欺凌的对象吗?看起来不是。地需要水的时候,天便下雨。地上需要温暖的时候,天空便有阳光照耀。无论是天是地,都是化育万物之源,没有谁高谁卑的说法。或者说,天高且大,地因为自己低小,便谦逊地对待它了,于是接受它的赐予,仁爱地享受天空的一切惠泽,而后施予她的子女。倘若地是母亲,那么天就是父亲,父母相亲相爱,才有子女们的安乐和幸福。倘若母亲震怒,那么就是天塌地陷的灾难,试想,对于母亲我们能不敬畏吗?

然而,千百年来,我们人类最损的所谓文明里,就产生了一种野蛮而可怕的“名”。明明是人类行为上的错误,它违反了人类道德,那么我们就需要用道德理念谴责,拿道理说话。说话要有指向性,揭露问题的实质才能解决问题。只是可怕的就是那些不能控制情绪的人在非理智的火气上来后,总是将那些没厘头的肮脏言辞,指向女人的生殖器。这时的“名”不再是“妙”。用生理学的名词说,叫“阴道”。按照老子的说法,有“阴道”就该有“阳道”,那么人间的阳道在哪里呢?男性生殖器是有道的,只是“阳道”的“名”大概有些不合乎其外观吧!当然,这还只能算得上中性,更要命的是,人们在交流中一旦沟通不畅,骂“阴道”是便宜的,骂“X”就成了XX人人都感觉发囧的字眼。可以说,动物界是没有这种言行的,当某人拿女性生殖器泄愤的时候,其智商难道还不如动物吗?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啊!

不能不说,北外女生的“阴道宣言”,这一大胆的举动确实对人类文明有了一定的促进和推动。然而,在进步的基础上,人类需要正视自己语言的“名”,要重新认知自然赋予女人的身体器官。倘若女人没有“阴道”或者用老子的话说叫做“众妙之门”的东西,那么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个女人肯定有病,或者说她不是人,是另类残疾。正是因为具备了女人所必须具备的一切生理功能,女人才能被承认为女人,她是男人的所爱,是孩子所尊敬的人。也正是因为文明进步,女人在敢于面对自己身体器官的同时,也离不开“道德”这个文明的标尺去丈量自己的言行。“阴道”作为生理用词,可以作为一种专业术语,但不能成为语言交流中的普遍用语。而老子《道德经》所诠释的“众妙之门”,才是人类正视和尊崇的“名”。

人类只有尊重自身的“妙”和“徼”,才能正视“性”这个问题。倡导“性解放”无可非议,但是过分地强调欲念,甚至宣扬滥淫,张扬地炫耀身体的诱惑,其实都与佛家的“禁欲观”一样,属于一种极端的行为。人类必须以道德的标尺去看待事物,那么人类的文明进步才能从脚下启航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