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让北京办豪华婚宴村官身价过亿?
2013-10-23 10:05:03
  • 0
  • 0
  • 5



文◆心灵朝阳






村官按起来说官真的不大,比起县长、省长之类还真是七品中的七品,何况人家还只是一位村委主任。但是这是不官的官出现在媒体上,还真的是来头不小。北京市朝阳区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,于国庆期间为儿子办豪华婚宴的事,经网上一批露,着实是爆红了一把。

看看人家这豪华婚礼的办的,还真是风光无限!婚车上面是一色红掌铺排,大有红红火火之意,喜宴上人员之多,真象一个大会场。那场面之威风,可惜我们不能亲临,只能想象了。丫蛋和“刘老根舞台”成员们往台上一站,还真是有范儿,带着不一般的派头。想想我们这些穷老百姓们结婚的时候,也就是放个磁带的什么的,后来最多是弄个DV机放个光盘,现在就租用婚庆公司的老音响,邀请一位主持人,由婚庆公司搞上一场洋不洋,中不中的婚礼仪式,然后在饭店里摆上几十桌宴席,也就足够了。在农村,不要说请什么社团,什么舞台之类的,哪怕是放个电影,请剧团唱上一台戏,就觉得足够排场了。可人家北京村官办喜宴却更是胜人一筹,人家不仅请明星,还要大宴三天,据说还是当地风俗。看来北京的风俗着实厉害,倘若咱老百姓要搞这么大排场,恐怕下辈子也还不完这笔巨债。

十多年前,书店里到处流行《穷爸爸,富爸爸》一书,还有什么《谁偷了我的奶酪》之类。跑业务那些年,看的是《羊皮卷》、《策划赢得财富》、《陈安之成功学》等等。忙乎奔波了这么多年,生意越做越小,直做到被拆迁赶走了事,也就成了打工一族。回过头来看往事,确实感觉在成功的路上,白转了一个幻想的圈子,而后回到原地。成功是那样遥远,小民向来就跟成功没有沾过边。不管我们奋斗的路上有多少困难,再仔细想想村官的发绩之路,才恍然顿悟——难怪仕途上有的是成功之士,原来当官治富,比咱老百姓穷拆腾省事多了!哪怕只是当个小小村官,即便只是一位村主任,甚至还只是副主任,人家就能身价上百亿了!

据新闻记者曝料,村主任马林祥之所以身份过亿,人家沾的还是国土资源的光啊!记得老家拆迁时,拆迁办宣称:土地是国家的!于是老家的宅基地愣是一毛钱不值地交给了国家。我们的房子还是被拆了旧算的。回迁时得了两套五、六十平方的小商品房,还得老老实实地给房子找钱。按照当时的房价,那笔找的钱款,足够再建一个很好的两层楼小院。想想咱老百姓真冤呐!当时只知道地是国家的,却没有细想国家是谁的?国家也该有我们的一份啊!可是地到了村官手里,那就不是国家的了!地是谁的,谁说了都不算,但是钱是谁的,谁当村官谁说了算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城市改造以来,城市居民便处于一个居住不稳的时期。可以说,每一个拆迁户,到今天没有不搬上三、五次家的。随着城市的扩大化,农村的土地渐渐成了一桩买卖。这期间装入村干部腰包里多少钱,恐怕谁都不知了。至于村民手里得到的钱恐怕最多也只是一个零头吧!至于其他更多的收入,比如说,记者了解的关于“国家建奥运村时把挖出的土一部分卸在了清河营村的地上,一车给卸土费40元、50元到100元不等,一天一宿1000多车,从2003年一直到2006年清河营村开始拆迁,村里几千亩的地上被卸了一两米高的土,卸土费数目可观。”然而,“村民们发现,村里的卸土收入却只有区区40万元。”这笔漏洞收入真是令人惊目,不要说村主任,恐怕村长、会计、村书记等等,对于这笔钱的流向,心里都有数吧!

不要说卸土的问题,单说卖地,5000多亩地卖了4000多,钱的事情,估计更不是一个小数字。据记者调查,村官们也经手过商品房的买卖,至少每人手里十套以上商品房(这个数字肯定很值得一提)。按照北京商品房的市面价格,自然里面有一笔巨额资产。看来,在中国,治富的路子的确很多,只是不在书本里写着。难怪都说看书没有用,尤其是学校,老师们拿着教杆,领着日涨的薄薪——当然这薪水在笔者这批下岗职工的眼里,还是满小康的。老师们的授课之道,不过都是爱国、爱党、爱社会主义的老话题。他们所培养的人才,憧憬的未来,不过就是让孩子们多识点字,多懂点老道理,以便看懂书店里兜售的那些“成功学”之类的书籍。事实上,中国的治富“智慧”哪里在书本里套着呢!其实,真正的财富在官场里套着。老师只知道空想,不是“误人子弟”是什么呢!

实践证明,中国“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”有路,但是“带领更多的人治富”无路。据说北京市朝阳区清河营村的村民收入,每月工资不过一千多元至两千元不等,他们的生活水平,远远没法跟村主任相比。据说,村主任马林祥不仅拥有数套商品房,而且还拥护有两套别墅,同时家里还有几辆豪车。村主任的老婆开的是豪奔驰越野车。难怪赵本山的小品越来越没有市场,村官不再两袖清风,赵本山的形象不仅落时,而且沦为当今社会的天方夜谭,差距恐怕大得不能再大了!

当代中国,拼命治富的农民不少,他们每天辛劳,早起晚睡,办工厂的办工厂,做副业的做副业。大量农民流入城市,打工的打工,或者与下岗工人一起创业打拼。真是所谓淘金有道,全民齐心合,都在拼搏上进地步成功有路。他们流血流汗,不顾辛劳,奔波在致富的路上。不用说,成功者不乏其人,但是真正成功的劳动者又有多少?资产过亿的老板并不指代纯利润,倘若去除他们的投入和支出,估计负债的还有不少。这些人跟村主任比起来,可真是白忙乎了一场。虽然挣钱需要取之有道,但是真正有道的钱,未必是通过劳动创造的。不能不说,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,提倡治富并鼓励一部分先富起来,国家的政策给了官员们太大的露洞。土地明着是公有,但是到了权力之下,暗地里却沦为私有。中国表面上是社会主义,但是封建主义的习气根深蒂固。中国的社会改良之路之难之险,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!

据说,北京市朝阳区清河营村某鱼塘承包人,曾经因为奥运村建设中卸土填了鱼塘提出抗议,不料却暗地里被人打伤,结果案件至今也没有查清,只稀里糊涂地得了派出所两万元封口费。村官成了“村管”,或者说是村霸,一手遮天,背地里却另有一手。中国的事真是难以说清楚,中国的改革也让人有些糊涂。改来改去,愈来愈符合利益集团的要求,愈来愈使老百姓求财无门,生财无道。房奴做完做工奴,工奴做完做车奴,车奴做完做商奴,总而言之,没有水深火热的滋味,却胜似水深火热感受。至于象马林祥这样的富裕村官,恐怕真是难以计数。马林祥不过是高调了一回,而更多内敛、低调的官员呢?恐怕说不清的问题,更多了吧!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