谩骂有可能成为天一案中的反作用力
2013-07-24 15:22:59
  • 0
  • 0
  • 6

  

                    文·心灵朝阳

李某一的案子正在紧锣密鼓地即将进入庭审程序,网络关注力愈来愈显得劲爆。然而,几天前李案突然出现新的转变,关于“案中案”的种种传说不期至来。李双江突然曝出手机敲诈信息,让人禁不住心头一惊!案情似乎在向着有利于李某一的方向发展,而网上的的舆情也一片哗然。尽管如此,前天的庭前会议中,似乎两方的律师都有把握打赢这次官司。庭审在即,此时铺垫了这么多有利于被告的基础,真的有些为原告捏着一把汗。

在这场看似实力悬殊的案件中,原告的确是一直在保持沉默。据被害人律师田参军说,原告一直在进行心理治疗。案件已经拖了长达近五个月的时间,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原告竟然还没有治愈伤情,这不由地让人有些担心,又有些疑问。按照田律师的说法,原告的受害程度确实严重。倘若被告果然受到重大伤害,李某一辩护人无论取得多少证据,法律终将维护的,只能是被害者,而不应当是害人者。或许这也是田律师自信满满的缘由吧!

以上说的都是案情,然而作为旁观者,也不能不为李某一父母担忧。为人父母者,自古都用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来叹惋。不能不说,李某一案,对于其父母来也带来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。首先说,养子不成器,这是最大的伤心,也意味着是一种伤害。据说李双江当时就被气病了,网上有他老态龙钟的照片,脸色的确很难看。梦鸽经过化妆,憔悴暂时还看不出来。作为公众人物,面对子女的教育问题,尤其是带给社会的不良影响,的确有责任需要担当。作为旁观者,我们也希望听到来自被害人家属的声音,法律需要的是事实和真相,当然不是某一方单方面的意愿。然而,关于被害者的身份,网上只有种种猜测,从白领到网吧工作人员,至今仍然案中之谜。

除案件本身的某些因素外,更让人不解的是,网络竟有大量水军,一旦发现对李案质疑,或者是对被害人身份猜测者,立即骂声一片。笔者很奇怪,是不是在某些人看来,只要谩骂就能找到案件真相,也只有这样,才达到为被害人“伸冤”的目的。笔者因为对李案写了一篇质疑的文章,立即有人骂了上来。“那就让李某一**你们家里所有女人!”在李某一家所聘任的家庭律师兰和的博客中,兰律师称,几乎每天都被谩骂纠缠。笔者看过那些回帖,真是太不堪入目了!“我要**梦鸽!”甚至有人称兰律师为梦某的小白脸……

今天,笔者进入兰律师博客,看到他已经关闭了博客评论,而新浪新闻的评论象似也做了相应的处理。笔者因质疑李某一案,在一网站博客里,即时将谩骂侮辱的评论当场删除。作者有权处理自己博客中的内容,因为主动权把握在自己的手里,然而,几天前让笔者极为愤懑的是,一位60多岁的退休老太太,质疑被害者杨某的身份,指出一个小姑娘随便在酒吧里出入,实在是太有失检点。不料,老人的回帖后,紧跟着十几个回帖对她侮辱谩骂,而且骂人的文字不堪入耳!想想,老人只是说了句实话,她跟笔者一样对酒吧那里的环境毫不熟悉,倘若老人说的有哪点不靠谱,你完全可以跟她指正,讲解清楚事实。不知者不为罪,凭什么唾沫星子四溅,对着一位老人下此狠手呢?网络暴力是不是太疯狂,甚至,笔者想追问一下:这种行为比现实中的犯罪又强到哪儿去呢?

每次看到那些暴力谩骂,笔者都不由地替案件担心。这些谩骂,或许能够使某些人达到一时泄愤的目的,然而,这种谩骂对于受害者和被害者来说,是不是真的公平公正了呢?从谩骂看来,大多人是为了维护被害者,既然维护,那么就要替她说话。帮助质疑的人解开心中的谜团。当然也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。如果谩骂有理,我们还要法律干什么?如果谩骂能够代替法律,那么全天底下的律师都要失业了。如果谩骂能够解决问题,天下是不是真的大乱了呢?而谩骂的被害者,除了女性不还是女性吗?难道说,为了一个女子被强奸或轮奸,就要让某些人拿口头上的侮辱去欺压全天下的女性吗?

可以说,谩骂最不尊重的就是女性!笔者之所以说不想再写李某一的案件评论,就是因为看到某些谩骂者对女性的大肆侮辱,有时,笔者也忍不住质问他们,你家里没有女人吗?你去问问她们吧!想想她家里的女人也是无辜的啊,凭什么要代骂人者受过呢?基于女性权利,笔者对于谩骂很是不满!然而,想到案件中的被害者,笔者也有一种担忧,诚然,谩骂不仅对于李某一一家不公,而对于被害者来说,其实得到的是不是一种反作用力呢!我们可以这样推测一下,倘若李某一案被判轮奸成立,那么网上的骂声是不是会更大?如果谩骂带着侮辱和攻击,作为公众人物的李某一父母,她们怎样面对以后的现实?李某一的错再大,都该由审判机关,法院判决,而不是让谩骂和侮辱肆意横行!《孙子兵法》中云:“穷冠,勿追”,可见战争都不能赶尽杀绝,何况是现实社会中的刑事案件呢?谩骂者除了针对被拘捕的犯罪嫌疑人李某一一家外,对于那些没有浮出水面的坏人——因被害人考虑到身边的不利影响,而不报案且使他们逍遥法外,敢不敢骂上一声呢?

我们可以设想,谩骂带给李某一一家的压力,会导致两种结果,一种就是妥协——这有可能吗?笔者因为一篇小文还感觉被强迫意志了呢,而李某一一家会因为这种强迫放弃维权吗?另一种结局,那就是,谩骂使案件只有一条出路,那就是李某一一家只有不遗余力地去打赢这场官司。这种誓死一搏的念头出现,谁敢保证案件能不能审理公正?不公不用说,就是对法律的强奸,对被害人的更大伤害。有人指出网络水军的非理性,而某些人则认为不需在理性,甚至有人批评笔者的理性和冷静。

从来只听说,理性代表一种智慧,《三国演义》中大将姜维临危不乱,连对手司马懿都称赞他得了诸葛真传。然而,对于网络水军坚守的非理性,笔者认为十分不利于被害者。因为被害者不仅需要惩治罪犯,更需要心理安慰。倘若在原告和被告之间划下越来越深的鸿沟,势必促成两方对立,加深恩怨,不但起不到惩罚和教育的作用,相反却使犯罪人愈不能走出犯罪迷途。那么,被害方所期待的慰藉何在呢?

笔者在前些日子里,曾经怀疑网络水军是一种炒作,甚至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,以至于怀疑被害者,是不是与他们有什么样的内幕——可以说,网络水军的极端行为,只能加重人们对案件的疑虑。笔者可以断言,倘若受害人打输了这场官司,很大一部分有可能跟四处谩骂的网络水军有关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